Back to Top

一、管制背景

空氣污染源是指會排放空氣污染物之物理或化學操作單元,大致可分為兩大類:固定污染源及移動污染源。 固定污染源為非因本身動力而改變位置之污染源,包括工廠、場之煙囪排放、廠內逸散、營建施工產生之粉塵逸散、露天燃燒等。大至發電廠,小至個人使用噴霧劑,只要是會排放空氣污染物之個體,不論大小均視為固定污染源。

二、空氣污染問題之發生

(一) 空氣污染物種類

空氣污染物種類主要包括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及碳氫化合物等氣狀污染物;懸浮微粒、金屬燻煙及油煙等粒狀污染物;光化學霧及臭氧等衍生性污染物;戴奧辛及氰化氫等毒性污染物;惡臭污染物、有機溶劑蒸氣及塑、橡膠蒸氣等。

 

(二) 空氣污染來源

固定污染源之空氣污染主要從各種燃燒及加熱過程所產生,如使用高污染燃料、不當之燃燒行為、燃燒溫度不佳等原因,導致一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及未完全燃燒之碳氫化合物等空氣污染物產生。此外,原物料本身成分或其製造過程中產生之污染物,未有效收集處理即排放至空氣中亦為污染主要來源之一。例如金屬冶煉過程產生之金屬燻煙、使用有機溶劑工廠產生之碳氫化合物等。

 

(三) 國外空氣污染案例

固定污染源排放而衍生的空氣污染問題,最早起源於 1272 年倫敦,因燃煤而造成多煙的天空,導致英王愛德華一世禁用海煤( sea coal )以淨化空氣品質。但是空氣污染對人類造成健康的危害自二十世紀才開始,1930 年 12 月比利時繆斯山谷( Meuse Valley )工業化地帶,在山谷中有許多工廠,如鋼鐵廠、硫酸製造廠、煉鋅廠等,由於氣溫逆轉,地面溫度比高空低,氣流無法對流,各種空氣污染物滯留地面累積不散,連續三天大霧導致數百人發病和 60 人死亡,推測當時二氧化硫濃度高達 38 ppm,為我國現行空氣品質標準 100 倍左右。


1948 年美國賓州的唐諾拉( Donora )小鎮,因鋼鐵與化工廠大量排放空氣污染物,遇氣溫逆轉,造成四天煙霧久久不散,其間導致 20 人死亡及近半數居民得病。1952 年 12 月英國倫敦,由於燃煤發電及取暖的關係,促使空氣中懸浮微粒與二氧化硫濃度遞增,白霧變為黑霧,且在高壓滯留不去的情況下,一連六天能見度都很差,經事後調查統計,災難期間死亡人數較正常情況下的死亡人數增加 4,000 人。1962 年日本也發生類似問題,四日市之石油工業專區因工廠排放大量的硫氧化物、硫化氫、硫醇等空氣污染物,使當地居民發生慢性呼吸器官疾病。


諸如前述之空氣污染事件導致重大疾病及死亡,使得國際間逐漸重視空氣污染防制工作,紛紛制訂空氣污染管制法案,並將其納為國家環境政策主要項目之一。

 

p1
 

(四) 台灣地區空氣污染之變化

我國工業由於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影響,於 1945 年以後積極從事戰後經濟重建工作,實施土地改革,從事紡織、肥料及電力業的擴建工作,以增加農、工生產。繼以推動「進口替代」為主要策略。


1960 年實施「獎勵投資條例」,排除工業發展不利因素,使民間企業產量與投資不斷增加,帶動工業與經濟全面成長,影響深遠。當時台灣各項資源較為缺乏,技術能力不足,工業發展以低技術、高勞力,且為高污染之工業為主。例如 1966 年大量引進國外俗稱「美國垃圾」的廢五金處理,其以拆解、酸洗或焚燒方式,自廢五金中取得貴重金屬如金、銀、鉑等。當時雖創造不少就業機會,但部份業者以露天焚燒方式回收,產生毒性極強之戴奧辛空氣污染,嚴重危及居民健康。同時期類似產業包括拆船工業、廢鉛蓄電池回收等均為促進相關產業成長之重要工業,但因全為高污染工業,所以對台灣環境造成相當大的污染。1975 年更大力提倡「客廳即工廠」,使得輕工業加速成長,但因部份未合法登記,地下工廠因而日漸增多,衍生工業污染深入住宅區,造成污染住宅環境問題。


因各項工業發展與工程建設均需要大量鋼料,所以素有「工業之母」的鋼鐵煉製業、電弧爐煉鋼業及軋鋼業自 1977 年以後開始運轉生產,水泥業及採礦業亦因應基本建設之需求而發展迅速,因而導致當時粒狀物污染負荷逐漸增加。

 

三、歷年許可管制趨勢變化圖

 

行政管制及經濟誘因並行進行管制計畫推動,執行嘉義縣各污染源排放量逐年下降,於2018年管制工廠228家、製程數331條,排放量分別為粒狀物1,587公噸、硫氧化物1,408公噸、氮氧化物4,035公噸、揮發性有機物3,430公噸,其中揮發性有機物排放量,從原先為2,230公噸,變成3,430公噸,主要為計算方式隨法條修正所導致。

 

四、未來方向

許可制度自 1993 年推動以來,已為固定污染源管制架構一套完整的管制模式。然而由於部分區域之空氣品質因受到地形、氣候因素,空氣污染物擴散不易,若單純就現有管制工具實無法達到既定之國家空氣品質改善目標。因此於 1999 年修正公布之空污法條文中,增訂總量管制之規定,於未達空氣品質標準之區域,規定須從既存污染源取得足供抵換增量之污染排放量、或從移動源減量、街道洗掃污染減量等方式獲得允許之排放量。由於許可制度為依據相關法規規定,核定污染源操作排放條件最後把關的管制工具,因應整體空氣品質管理策略,許可制度將會進行適度的修正。未來應努力的方向包括分述如下:

1. 全廠污染源納入許可管理制度

針對環境影響評估核定之工業區對象或屬應申報年排放量之固定污染源,規劃採行全廠污染源許可管理制度,目的用以有效連結對應整廠或整體區域之管理,建立總量管制之基礎。

2. 整合性排放量管理制度推動

許可管理制度為污染預防管理之精神,所對應之污染源排放量為潛在最大之排放量,對應於排放量申報管理制度而言,部分公私場所有重複申報排放之情形,為簡政便民且利於整合性之管制策略及總量管制策略之推展,未來將朝向整合性排放量管理進行修正檢討。而因應於有害空氣污染物之管理,未來也將檢討朝有害空氣污染物之污染源納入許可管理制度之必要性,用以有效落實污染預防管理。

3. 強化許可稽查管制作業

運用許可查核污染源操作條件,確保污染源排放符合相關法規規定。根據以往查核結果發現,許可內容如污染源操作條件中之原物料及燃料使用量經常與許可核定內容不符,另外污染源更改製程、污染源設備、防制設備更新等情形並未向主管機關提出變更或異動申請,顯示污染源對於許可變更及異動等相關規定尚不夠瞭解。未來應加強進行許可查核作業,同時加強宣導許可後續管理規定,以 促使業者依法操作污染源。同時為落實污染預防管理之精神,針對許可審核機關之執行人員品質未來也將持續進行教育訓練、督導及技術強化之管理作業推動。